长城守夜人

仿生羊会梦见电子人吗

【HPAD】Fancy


你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来得很偶然,像是一阵风稍纵即逝,难以捉摸,梦中像有一层模糊不清的薄纱笼罩,梦里的感觉熟悉的像是流淌在血液中。你总会忘了梦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会发现,每次醒来后脸上仍残留着温热的泪滴。
那么梦中有些什么呢?你忘得彻彻底底,一干二净。
五十多岁的年纪,你突然厌倦了在傲罗事务所的工作,也许是你已伤痕累累,难以再抗住外界的威压,亦或是只想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一些,于是声名显赫的傲罗司司长,打败过伏地魔的哈利波特于七月三十一日辞职了。
但是这显然不能成为你去往霍格沃茨任教的理由。
“你为什么想回霍格沃茨?”一次独处时阿不思·波特忍不住问道。
一瞬间你楞在了原地,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这个念头从何而起,就突然闯进了脑海,成为了潜意识中的选择。
“和孩子在一起相处没有和魔法部相处那么累。”你打趣道,显然的,阿不思·波特对这个答案毫不相信,但也许是为了让自己的父亲不那么困惑,只是点点头。
“波特先生,您一定会是一名尽职的好校长,”麦格教授在信中这样说,“阿不思·邓布利多将最宝贵的礼物赠给你,也希望你能将这份礼物送给你的学生们。”
你无法拒绝这份邀请,但你不愿坐进校长室,也不愿看见邓布利多的画像,你不知道为什么,正如你不知道你的梦中到底有些什么。

“我很高兴见到你。”
“但是你不会想看到这些的。”
你似乎没有理会他,大步跨向一桩房子,你知道自己从没有去过那里。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跟在了你的身后。真奇怪,只要他在你的身边,就莫名的抚平了你没来由的焦虑。
在你的记忆力,他总是会忍耐你的怒吼,你的暴躁,到最后你总是因为他的安静而冷静下来,总是会为自己任性的行为羞愧。

外界的人知道了你要担任霍格沃茨校长的消息,如你所料,那些人一个个如嗅到了鲜血的饥渴的蚊子,对你的评价,关于你的新闻铺天盖地地席卷你的生活。
你实在不太明白,你只是去做一个校长,为什么在某些人眼里仿佛就成了魔法部部长。

“你真固执,不是吗?”他没有责怪你,只是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是的。
你哑口无言,直接推开了虚掩的木门。
地上躺着一个女孩。
她很漂亮……要你说,是精灵一样的外貌。
但是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失去光泽的空洞眼眸直直望向沾满污渍的天花板,她的嘴巴却微微张开——

傻子。

她在嘲笑你

傻子。

突然他开口了:“这里和你想的不太一样,对吗?没有什么争执,没有什么激动人心,只有死寂。”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实话。
“我真的后悔当时所做的一切。”他的声音低沉,夹杂着悲伤,恼怒,愧疚。
他眼看着你就这样轻轻抱住了他,没有任何犹豫就让你这样做了。
你突然很愤怒,想朝他大吼大叫,怪他为什么就这样死去,为什么就这样离开。
你就这样死去了?
你不能死……
他在消失。
你突然反应过来,你看到他的身体逐渐透明——
“不……求求你了,留下……我……我们需要你……”你用一种近乎哀求的口吻问道。
可是他只是笑,就是那样的微笑,终于他开口“死亡是一场伟大的冒险,哈利。”

哈利波特最终还是坐进了校长室。
当你再次看见那张画像,你几乎抑制不住你的冲动。但这种冲动被你硬生生地遏制住了。
画像中的邓布利多不是真实的。
就跟梦中的一样。

“他爱你,”赫敏小声说,“我知道他爱你。”
哈利放下了手臂。
“我不知道他爱谁,赫敏,但绝不是我,他对盖勒特·格林德沃吐露的真实想

他闭上眼睛,恨自己内心深处还希望她说得是真的:邓布利多真的关心过他。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评论(3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