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守夜人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冷战组性转无差】溺水之人 1

预警:冷战组性转无差,西北风组(安娜/弗朗西斯)是情人关系但结局是冷战组,爵士年代设定,芭蕾舞女安娜,摄影记者艾米丽

     我一下子栽进了我的命运之中,就像跌入了万丈深渊。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茨威格

  

  艾米丽琼斯小姐家境优渥,工作体面,她可以随意点上满桌的珍馐美味而只吃一小口,可以轻轻松松买上当季最流行的珠宝然后转手送人, 她可以和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家们在世界各地想待多久待多久而不用担心丢掉一份清闲的工作,她原本可以过着千万人梦寐以求的日子。

  直到她遇上了安娜布拉金斯卡娅。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夜,亚瑟带上她去参加弗朗西斯的宴会,她为了惹亚瑟生气故意不听劝告带上了照相机,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一名摄影记者似的。

  亚瑟却拿她没有办法,他宠溺这个堂妹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说艾米丽是他的亲身妹妹也不为过,于是对她所有的行为都采取了无视的态度,只在进去宴会的前一分钟低声告诉她不要拿着相机到处乱拍,在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像她和艺术家朋友聚会那般随意。

  艾米丽微笑着答应了他,转眼就托起了相机对着被灯火照亮的庄园拍了起来,丝毫不顾亚瑟轻声的叹息。

  她还没有深入花园内部,晚风就已经让管弦乐声在整座庄园内飘散开来,混杂着男男女女轻柔的调笑声,而从花园里走出来的人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醉酒后的幸福,看向艾米丽时眼睛里都仿佛荡漾着一汪湖水,却又不失分寸地同两人说些客套话,再从他们身边悠悠地飘走,这一切就像是有一个无与伦比的仙境向你递出了邀请函,让艾米丽对这场宴会的期待上升至顶峰。

  终于乐声已经很近了,眼前出现的是一大片被乳白色的帆布和柠檬黄色的灯光笼罩的世界,一串串彩灯就像是珍珠一般垂悬在身旁,人群中此起彼伏地爆发出来开怀的笑声,艾米丽好奇地挤进声音最大的一群人之间,也顾不上踩到哪位小姐雪白的裙子,准备托起相机,看能不能拍到些有趣的画面。

  这时安娜布拉金斯卡娅闯进了她的眼中,就像一颗石子突然丢进了一片平静的湖水,搅乱了艾米丽的心。

  她就只是站在那里,穿着一身素色的丝绸长裙,露出了她修长的脖子和雪白的臂膀,如白金一般有着耀眼光泽的长发柔顺地搭在肩上,那一双紫色的眼睛漫不经心地扫视着围绕在她和弗朗西斯身边的人,似乎这一切对她而言都无关紧要,只有在别人恭维她时才露出一个谦和的微笑,然而那微笑确是不带一点点温度的。

  此时除了安娜布拉金斯卡娅,周边的一切都像巧克力一般融化了,声音和景象扭曲在一起,人们的说笑全都沦为了模糊不清的背景音,只有她,只有安娜布拉金斯卡娅站在那里,像是阿尔忒弥斯一般浸在清亮的月光之中,熠熠生辉。

  “嘿,这不是亚瑟和艾米丽吗?”弗朗西斯显然注意到了两人,礼貌地结束了同周围人的寒暄,无比热情地走向了两人,同亚瑟有力地握了握手。

  艾米丽见状,也急不可耐地朝安娜伸出一只手。

  “我叫艾米丽·琼斯,你好!”

  对方挑了挑眉,用那双如黝帘石一般透彻的紫色眼眸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眼前涉世未深的少女。

  “我叫安娜·布拉金斯卡娅……很高兴见到你。”她的声音像是涂了一层蜂蜜一般甜甜的,带着俄国口音,让她听起来比看上去柔软许多,像是卸下了一层盔甲。安娜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右手,谨慎地搭上了艾米丽的手,冰凉的触感让艾米丽感觉仿佛碰到了一只响尾蛇,但安娜只是蜻蜓点水一般微微握了一握,然后迅速松开,像是怕被艾米丽灼伤了一般。

  但这也足以艾米丽内心发出幸福的感叹。

  当然,那时的她并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被一个陌生的俄国女子吸引,而这种难以描述的幸福感,她也只是当作对美好事物的向往罢了。

  “艾米丽。”亚瑟看见她略显粗鲁的行为,十分不满地皱了皱眉,弗朗西斯见状用爽朗的笑声解决了眼前的情况,向亚瑟和艾米丽介绍着身边的安娜。

  “安娜才刚刚来到这座城市,马上要在大剧院表演芭蕾舞,相信我吧亚瑟,她绝对是现在美国最好的舞者!”弗朗西斯的语气充满了赞赏和骄傲,安娜微笑着望向两人,因为艾米丽的莽撞,这一次微笑似乎带了些别样的情绪。

  “弗朗西斯,我什么时候质疑过你的品味。”亚瑟装作质问的样子,接着牵起安娜的右手,轻轻吻上了她的手背。

  “小姐,您的美丽果然名不虚传。”

  “过奖了。”安娜淡淡地笑道,她的笑容像是烙在艾米丽的心里,这一刻她是多么的嫉妒亚瑟啊!她恨不得狠狠推开她的兄长,换成自己用嘴唇虔诚地吻上对方的手背。

  但马上就有人来寻弗朗西斯和安娜,于是弗朗西斯只好带着歉意先向两人道别,牵着安娜离开了此处,艾米丽的目光顺着安娜而去,直到对方再次被人群淹没。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