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守夜人

仿生羊会梦见电子人吗

【底特律/汉克中心向】一个汉克·安德森的故事

警告:有大量私设,be,ooc

"中文房间"实验要求你想象一位只说英语的人身处一个房间之中,这间房间除了门上有一个小窗口以外,全部都是封闭的。他随身带着一本写有中文翻译程序的书。房间里还有足够的稿纸、铅笔和橱柜。写着中文的纸片通过小窗口被送入房间中,房间中的人可以使用他的书来翻译这些文字并用中文回复。虽然他完全不懂这些中文的意思。

——————————————

这件事是从第一代仿生人亮相开始的,当年汉克·安德森只是个刚入职的警官,和大多数人一样充满了激情,把自己想象成电视剧里面的战斗英雄,总觉得未来是属于他们的,而所谓的正义也永远不会缺席。

当时的模控生命公司已然拯救了铁锈之城底特律,让这座城市重新成为了人们向往的地方。在城市每个街道拐角的咖啡店,你都能看见来自世界各地刚从象牙塔踏向社会的热情洋溢的年轻人,他们与那时的汉克一样,相信一切都会焕发新的生机,相信自己的未来洒满了星辰与黄金。

于是成堆的一次性咖啡杯与仿生人一车车的拉入这座重生的底特律,大街小巷都是铺天盖地的广告,人们也就相信这些仿生人可以将他们从枯燥乏味的重复性工作中解救出来。

汉克·安德森是幸运的,他立了大功,年纪轻轻就升了职,成了家,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但平静的生活正如平静的水面,你永远不知道水下有什么,除非你也被其淹没。

转眼间他的妻子被毒贩报复性杀掉,儿子也在一场手术中不幸死亡,汉克·安德森又成了一个人,之前的生活就像一场幻觉。

此时,随着仿生人的价格下降,大量的劳动者失去了工作,他们走上街头,在仿生人商店外愤怒的呐喊着,然而商店的隔音效果是那么好,你不去看也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可是汉克·安德森没办法逃离这一切,他清醒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看到与仿生人相关的东西,而这让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他早逝的儿子——他的医生磕了红冰,让一个仿生人来给他做手术。

汉克·安德森难以判断谁对谁错,他只是厌恶这一切有关的东西。于是他选择灌醉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看不见最好不过,他的每一天都像是最后一天。

警局也发现了他的异常,于是他们找他谈话,他装作什么都听进去了一样,回到自己办公桌时却恰好听到几个小警官在那里闲聊。

“你说仿生人到底有没有生命?”

“拜托,他们只是一堆塑料和金属罢了。”

“可是我昨天遇到了一个仿生人……他似乎是有灵魂一样,他不愿意继续在那个家里工作了,我怎么劝也不听,然后……”

“然后怎么了?”

“他自杀了。好像是什么自毁程序吧,我也不清楚……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仿生人,他就像人类一样,似乎也是会痛苦的……”

“……”

“你听说过中文房间实验吗?”

“这是一种测试人工智能的东西,就是一个不懂中文的人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面,他有一本规则书,书里每一句中文都有相对应的答案,外界会有纸条递进去,上面写的中文,那个人可以根据规则书写出相应的答案。”

“根据图灵测试可以认为这个人是有理解中文的智能的,但是实际上这个人根本不懂中文。”

“所以你想说仿生人只是在做出这种类似的反应,对吗?”

“差不多吧。”

“谢谢你,我现在感觉稍微好一点了。”

汉克·安德森只是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地望向办公区旁正在充电的防暴机器人,他们就像是发呆一样直挺挺地立在那里,头上的led灯闪着蓝色的光芒。

 ——————————————————

喝酒,办案,睡觉,喝酒。

汉克·安德森保持了这种状态很长时间,久到他都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老了,久到他都没有发现世界到底变得越来越糟还是越来越好。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旷班去酒馆喝酒是第几次,直到一个叫康纳的仿生人闯进酒馆找他。

这个叫康纳的仿生人大多时间都像是为了完成程序制定的任务而存在的,可是他不自觉做出那么多所谓的人的行为:他像一个普通人类一般在电梯里无所事事地玩硬币以消磨时间,像人类一样的插科打诨,像人类一样有着丰富的面部表情……

可是他又是那么所谓的冷酷和残忍,不顾搭档的死活去追逐犯人,对着同类毫不犹豫地开枪,他甚至可以在天台上拿着一把机关枪,射杀仿生人的独立领袖。

汉克·安德森不是什么科学家,更不是什么哲学家,他看不清康纳到底是何物,他只能凭借自己的判断做出反应,所以即便康纳将他从天台上拉起,他能做的就是将康纳从天台上推下,自我安慰似的说着“你只是一台机器”,他也记不清这又是第几次看着康纳“死亡”,但他知道又会有新一台机器从仓库里被唤醒,代替他完成任务。

而知道这个事实却几乎将汉克折磨疯了,他无法忍受这一次次的死亡,这就像命运在开玩笑,似乎生命也只是个无用的廉价物品,然而他的妻儿却早已与泥土融为一体。

他不愿去想仿生人是否拥有灵魂,他发现所有的康纳都有相同的小动作,都有相同的面部表情,可这是灵魂还是程序?

汉克·安德森无法判断,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再也忍受不了这个世界。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