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守夜人

仿生羊会梦见电子人吗

【HPAD】无题

#HPAD注意避雷,戏改文









私设:哈利在出霍格沃茨寻找魂器之前已经知道了阿不福思是阿不思的弟弟,前去询问他关于他哥哥的事——只是为了寻找魂器。

“你真疯狂。”阿不福思·邓布利多把目光从他正在擦拭的酒杯上移到了我身上,那双眼睛紧紧盯着我,似乎能在我身上开个洞。
我已经开始感到不耐烦了。
“邓布利多先生,抱歉打扰你了,但是这真的很重要——”
“很重要吗?不就是我哥哥忙着让你去送死?这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他重新低下了头,冷哼了一声,这让我感到更加烦躁。
“您知道关于他留下的消息吗?任何消息都行……”
阿不福思将那个酒杯狠狠按在我面前的酒桌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小子,你凭什么认为阿不思·邓布利多会给我留下消息?你以为他真的在乎我吗?真的在乎——”他突然噤声,猛的转过身,嘴里嘟嚷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小子,什么都不知道。”
我突然想到在那个山洞,邓布利多在意识涣散时的话语。
他们兄弟俩果然因为一件事闹翻了……那是什么事?
不过无论怎么样,这件事一定成了他们的心结……但是邓布利多在乎这件事,阿不福思他不知道……
我第一次发现邓布利多的家庭关系是这样的冷漠,甚至比我和达利的关系还要恶劣,邓布利多难道就没有和他好好坐下来过吗?
显而易见的没有。
难道他有把一切都告诉你吗?他有那么信任你吗,哈利波特,这只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
闭嘴吧。我在内心对自己吼道。
“他不是这样的……他说,他很后悔。”
阿不福思摆放酒杯的动作突然停住了,然后他怒气冲冲地转过了身。
“他告诉你了吗,小子?你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他让你过来向我道歉?可笑啊!”他似乎怀着满腔的愤怒朝我骂到,似乎我就是阿不思·邓布利多本人一样。
“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他对这件事很后悔。”
“你真疯狂,”他又说了一遍,“你们都认为我哥哥是个彻头彻尾的圣人,他只要一下令,你们一个二个都争先恐后地为他去死,对吗?”
我该怎么回答,难道告诉他是的?难道告诉他,因为考虑到我,邓布利多才会喝下那些使他虚弱的魔药,最后导致了他的死亡?
“不,这是我自愿的——”
“自愿为了他口中的正义去死?”他讥讽道,“为了他口中更伟大的利益?”
“不。不是为了什么利益,我是自愿的!伏地魔杀害了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应该做这些事,邓布利多……是引领我的人,他并没有让我一定要做这些,是他给我提供了机会。”我一口气将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
他似乎被我说住了,重新以一种认真的目光审视我,却让我感到更加的紧张。
“小子,你不一样。”他喃喃道,“你和那个人不一样。”
他说的是谁,邓布利多?我已经不想再继续谈论这件事了,一点儿也不。
“邓布利多确实没有给我留下消息。”他开口,“但是也许你自己去寻找,效果更好?”
我明白了他说得确实是实话,而我竟然在这里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
“谢谢你,邓布利多先生……再见。”我逃一般走出猪头酒吧,没有再往后看一眼,像是害怕知道真相一样。
你为什么要自己骗自己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