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守夜人

仿生羊会梦见电子人吗

T.W.2347:

关于托马斯维德的一切

关键词:个体割离,欣赏绝望,复古主义,行事特点,程心

个体割离

书中不止一次写到「维德用一只脚蹬着桌腿,把自己慢慢推离了会议桌,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维德将自己同所处的集体以这种方式「割离」开来。其原因有二。

第一,从会议讨论的内容来看,是针对某一具体问题展开的具体讨论。维德自己也说过,不要让这些东西「浪费我的时间」。在他眼里,他的角色是一个引导者,即指出方向,不负责之后的细节工作。他倾向于总体的正确和解决问题的效率,对细枝末节漠不关心。

第二,从维德自身的角度来看,表面上的置身事外实质上可以为他带来独特的观察角度。从平视走向俯视,也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他发现了程心。我们甚至可以推断,米哈伊尔.瓦季姆可能也是以相同的方式被维德发现的。证据有:瓦季姆在维德提出一些过于直白和外人看来疯狂的主张时能够保持冷静,同程心没有表露出在维德看来「嘲笑」的态度一样。

从以上两点可以看出维德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个人救世主义者,他在时时刻刻地寻找和发掘有天赋和潜力成为他的同伴乃至继承者的人。只可惜在这一百一十年的岁月中,合格者数量为零。

欣赏绝望

维德的这个奇特的爱好书中依据太多就不一一列举。

首先将上文中提到的「个体隔离」进一步深化阐释。从他选择形式上的置身事外态度,并将之转为观察的制高点时,不难看出他对于他周围的群体隐含着一种忍让和耐心。这都是他自恃的,并且是有意识地表达出来的。

这是前提。再谈谈绝望,我们可以看到,维德围绕绝望这个主题做的事基本不是在制造绝望,而是在揭露绝望。观众就是他曾将自己从中割离的群体。他欣赏他人的绝望,这种行为给他自己的益处就是:他们绝望,说明他们看见了某种不如意的、残酷的真相。这可以粗暴地摇醒婴儿们的美梦,将更多人拉到和他相似的高度,如此他就不必独自战斗。

说完维德如何欣赏他人的绝望,接下来看看维德如何享受自己的绝望。这里可以和他的那句千古名言连在一起看:「前进!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

他如何能有「不择手段」的资本和底气?来源正是他自己的绝望。

关于维德自身的绝望同样有两个不同的来源:他在日以继夜的思索中(表面看来是不接电话不批文书光抽雪茄)看到人类和三体文明乃至整个宇宙之间的悬殊差异,军事力量上与社会意识形态上的距离使人类获胜的几率小得令人绝望。在此重压下,不择手段已经是黔驴技穷的挣扎了。

第二个来源,是作者明确写出来的。维德最终选择遵守承诺交出星环城时,「他的目光黯淡下来,有什么东西熄灭了,永远地熄灭了,岁月崩塌下来,压在他身上,他显得疲惫无力。」以程心为代表的人类群体不认可他,即使在看见真相的残酷后,维德没有料到,依旧有人选择自我欺骗。无人同行,无人觉醒,他意识到无论如何都无法扭转最终结局。于是只有绝望。

对这内外交加的绝望,维德无能为力,便只能以扭曲的心态将自己在绝望中浸进去,沉进去。只有如此他才能支撑得再久一点,再长一点。

复古主义

维德的复古主义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由细节堆积出来的特点。PIA的工作大楼在联合国大厦附近一处六层旧楼里,维德办公室的两幅十八世纪风格的画(以及星环城里与之对应的雕塑),维德冬眠醒来后坚持的皮夹克装束,雪茄癖好,拒绝假肢和基因技术修复残疾,星环城整体的公园世纪建筑风格,城市自卫队的军装等都是线索。

在我看来,维德的复古主义象征着他对于公元世纪体制的一种坚决拥护,也是一种对冬眠醒来后的「未来」的主观否定。他从自身的细节上开始,仍然秉承危机纪元的习惯风格。星环城的种种布置都代表了维德本人的这种倾向,他甚至在星环城里设置了智子屏蔽室(这一点不确定后面会不会再具体拎出来说)。从形式上来看,维德的确和大部分人类一样跨入了摩肩接踵的新科技时代,但是在可以更改的每一处,他都是以一个公元人的态度面对的。他是坠入摇篮中里的人类中的一个向上的异端。

行事特点

这里先从维德的个人经历讲起。从CIA特工到美国国土安全局副局长,再调任称为行星防御理事会情报局局长。从前半段可以看出维德具有比较坚定的政治信仰,并且是一个能力非常出色的人。后半段则能看出维德也具有自己的追求和远见,因为一开始PIA只是一个鸡肋部门,各国塞人不塞钱,成员之间互不信任。但是瓦季姆曾对程心说过“这是一个可能创造未来的部门”,维德愿意接手这个摊子,其远见和追求可见一斑。

然后我们来思考一个比较根本的问题:维德拯救人类的动机何在?

前面说过他拥有坚定的政治信仰和比较高的自我追求,维德将两者融为一体,使个人利益上升到集体利益。他是一个为体制服务的铁腕政治家,通过不间断的推进和压迫着自己可控范围内事务的进步,来获得自我肯定。这也是维德可能是唯一的缺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固定的体制服务,而这个体制却最终将他树为敌对势力。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维德的帝国将无法挽回地陷入崩溃,他无计可施,只能放弃。

维德掌管星环集团时曾对联邦政府公开光速飞船的研究,期望能够获得支持和推广,却最终迎来了联邦舰队的封锁。他对于体制的信任使他注定不可能成功,这是他失败的潜在因素。

还是把智子屏蔽室的事情具体说说吧。再三注明仅代表个人观点。

维德的崩溃始于程心在交接星环集团时要求他作出承诺时。

以下摘录原文。

「我不接受这个条件。」

「那就算了,我什么都不能给你。」

「程心,你知道我们将从事的是什么样的事业,有时候,不得不……」

「那就算了,我们各走各的路吧。」

维德看着程心,他的目光里出现了一些罕见的东西:犹豫,甚至无助——这种东西以前在他的精神世界中是很难看到的,就像火中难以见到水。

——————————————

程心的态度强硬,而维德却步步退让最终妥协。他开始意识到这个文明毁灭的必然性,并且从这以后再没停止相信过这个意识。智子屏蔽室,往浅了说还是复古主义的体现:模拟出危机纪元的紧张感加快研究速度。往深了说是维德的一种软弱体现,他开始缺失原本的安全感(为体制服务的安全感),并尝试寻找新的依托。绝对一点的话,可能整个一套复古主义都是他的依托。

程心

我不确定,暂且空着。

一些其他细节和疑问

维德为什么在阶梯计划中向联合国提出安乐死合法时「和以前不同,他在提出这个想法时不太自信」?

维德为什么在谋杀程心时不直接动手而要做愚蠢而不合理的交代?

都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为什么在真正涉及死亡时他的态度出现了动摇呢?目前的解释之后把体制那一套往上搬,公元体制中对于人的生命是十分看重的,而维德作为(自认为)做出艰难决定和采取非常手段的人不得不接受这些传统的拷问。这么解释比较勉强,目前没有更好的主意。

评论

热度(72)

  1. 焚如雪Sergeant Owl 转载了此图片
    关于维德这个人物,其实我从来都不懂,也从来没深入思考过。这篇文章讲的很棒,但我感觉还是有些观点我不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