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城下的狼

cp吃得又多又杂,请注意避雷

觉得这首歌特别像太太们笔下穿越回那个夏天的hp和当年的ad……然而注定be

顺便发一个之前在群里发过的脑洞,四舍五入就是一篇文了:
战后背景,hp重回霍格沃茨上七年级,一次晚上夜游经过有求必应屋,看到了年轻时候的ad,ad也是临近毕业,当时离母亲去世还有一段时间……hp以为这是有求必应屋的作用导致ad出现,内心痛并快乐着,也不停告诉自己这是假的【其实是真的】,而那时已经很优秀却很孤独的ad潜意识里想找到一个理解自己的人,所以hp出现了……

【冷战性转无差】片段

一个中长篇脑洞的一个小片段,但我估计是不会写的……

艾米丽靠在墙角,她似乎已经没力气再说话了,脸上的血液早已凝固,呈现出肮脏的棕褐色,她蓝色的眼睛只是直直盯着地面,然而地面上只有一滩泥水。
“我累了,安娜。”艾米丽突然开口,打破了死寂。
“所以呢?”
“所以……”艾米丽慢慢将目光从地面移到安娜干净的脸上,安娜觉得她根本就没有再看自己。
“你看,亲爱的阿尼娅,我也是人。人都是有自尊的。”艾米丽的语气突然柔和了许多,这种语气却令她感到十分陌生。
什么时候艾米丽用过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过话呢?安娜想。
她记得好像是她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艾米丽傻傻地捧着一台笨重的相机,挡住了安娜离开的步伐。
“布拉金斯卡娅小姐,我可以为您拍张照吗?”没错了,当时艾米丽的语气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生怕说错一个字。然而之后的许多年,艾米丽只是和她不断的争吵着,偶尔的恶意嘲讽与不加掩饰的炽热感情占据了她们在一起的所有时间。
安娜笑了。
“艾米丽,你不觉得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才对吗?”
“事实上我们两个都有资格,因为我们的关系……彻头彻尾就是一场错误。”艾米丽说话时并没有保持着注视安娜的姿态,而是又低下了头,凝视着地面。
她在撒谎。
安娜无比肯定自己的判断,然而她的内心却因为艾米丽的话语而剧烈地颤动。
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她怎么可以?
“恭喜你,艾米丽。”安娜平静地回答,“恭喜你看到了本质。”
艾米丽猛地抬头,一双蓝眼睛也闯入了着安娜的双眸,“你也认为是这样吗?”
“是的。”安娜回答地无比肯定,虽然她的声音仍然有些颤抖,但是这没关系。
“我真的很开心,安娜。”艾米丽说,“我们分手吧。”
安娜遏制住自己想要杀了眼前女人的冲动,微笑着说:“好的。”
她们的互相折磨,终于在今天结束了。

[Fate/Zero/SN][红切]亡者并非一切终结之人 21

有生之年——昏厥

璟。:

文/景南


目录




*五年前出过刊的长篇。最近在整合各个地方散落的旧稿,可能会混更刷屏略多


*有【鲭嗣】(英灵化的切嗣)二设,故事为平行世界中展开的第五次圣杯战争。


求完售本再刷的来【【这条微博】】下面留言自行组团








士郎参加战争的动机不得而知。继承了父亲遗志的少年,难道是想要完成消弭纷争的愿望才追求万能的许愿机吗?


“士郎,圣杯早就已经……”


切嗣说着,又将双唇紧闭起来。


就算他在这个无人的地方倾诉心声,话语也不可能传达到儿子的那一边去,还不如冷静下来好好思考接下来的行动。


……要不要试着和士郎对话?


心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切嗣被自己吓了一跳。


他有很多问题都需要确认。是否已经有过对战,有没有受伤,以及到底怀着何种目的坚持留在战争之中,不愿躲入教会放弃参战,这些问题,如果不听到那个孩子亲口说出的答案,实在是无法释怀——


但是,又不能让士郎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士郎知道父亲竟然在这场战争中成为了敌方的一员,那受到的冲击大概也不会比切嗣本人少。


“还不能……”


还不能在这里放弃。


令人质疑的问题多得像山一样高,需要确认和着手解决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切嗣抬起手来,轻点着双目之上的时之御带,低声说出发动加速魔术的咒语。最初的惊愕与痛苦渐渐被压回心中,就像是为了避免彻底崩溃的自我保护一般,他强迫自己的大脑冷却下来,开始从另一个角度重新审视身处的战局。




××××




新的一天来到时,天气忽然转暖了。


阳光从厚重的云层中流泻下来,目之所及的景物看起来都鲜亮了不少。虽然呼啸的风还是一样凛冽刺骨,但这个死气弥漫的城市总归是重获了些许生机。


Archer站在高楼顶端,与昨天身处的相同位置,垂下眼神俯瞰着下方的街景。


按照和Assassin的约定,他此刻正耐心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昨天那段擅自离开的时间并没有引起凛的注意,而他也并不想针对这件事情做出任何说明。可能的话,与Assassin的交流完全私下进行就好了,否则那位胆大得总让人担惊受怕的大小姐要是更深入地查探下去,也会开始怀疑起自己的Servant的真实身份了吧。


想到这里,一股淡淡的危机感忽然轻触了一下脑内的神经。


直觉地中断了思路,他转过头来看向身后的空地。


“沙。”


几乎是与此同时的,一声轻响伴随着淡薄的魔力气息漫散开来。在这其中,裹着黑衣的精瘦身影毫无征兆地现身了。


……真不愧是以隐蔽气息见长的Assassin啊。如果刚才反应再慢一步,就会变成自己背朝敌人的危险局面。


心里这样想着,Archer的脸上却还保持着闲散的神色:“你迟到了,切嗣。”


“会吗?我想大概是你自己制定的时间标准错误了吧。”


前来赴约的男子没有了昨天的杀气,两手空空并未持有武器,回答的声音都显得平静许多——虽然其中冷冰冰的态度并无二致。


“嘿,不管怎么说,是我这边提出的邀约呢,主人多等一会客人倒也没什么不好的,”Archer咧起嘴角,抱着手臂侧身靠在旁边的防护栏边,“那么,关于昨天的讨论,你的答复如何?”


“不用这么着急,既然来了,我就不会忙着走。在那之前,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Archer意外地挑起眉头:“哦?我以为你对我说的话没有信任感呢。”


“虽然是没有,但是即使是谎言也没关系。我只是要听听你的回答。”黑衣男子的单薄声音仍旧缺乏起伏,让人听不出话语背后的深意。


“……那么,你要问什么?”


“首先是你们的策略。会现在就来寻找帮手,你们显然是把攻克Berserker的事项放在了前面,但是对他的战斗肯定会造成巨大消耗,之后的战役你们打算怎么办?”


“哦,并不是要立刻就去对付他,这只是个预防措施,”红衣武者笑了笑,“毕竟对手强到这个程度,对战的时候只要失败一次就没有挽回的机会了,以无法躲开的前提来准备才是正确的。当然,如果在现在这种时机对上Berserker的话,我们这边大概会选择保存实力的战斗方式吧。”


Assassin侧了侧头,走到他旁边,也将脊背靠上栏杆:“怎么说?”


“就是保住小命然后逃跑的意思。这可不是在开玩笑,那个赫拉克勒斯,如果不打起精神迎战的话,逃跑的机会都找不到呢。”


“哦,你的主人也是一样的想法?”


“差别不大。她也是个素质不错的魔术师,实力的差距之下首要的事情是保命,这一点她还是明白的。”


听着他的解释,Assassin略微点了点头:“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认同你们的策略。”


“哦?这可真是个让人深受鼓舞的回答啊。”


黑衣英灵将嘴角弯了弯,对Archer故意表现出的夸张反应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别这么快就高兴起来。既然是你们提出的邀请,总得拿出相应的诚意不是吗?”


Archer抬起眉头,片刻后反应过来似的努努嘴:“当然,你可以提你的条件。”



油腻Uni:

lof这边忘记发了OTZ)萝卜生日快乐!!!有人记得这是钢2的手势吗?祝他们看到的未来都是幸福的w

早上刚起来瞬间清醒

比哈特的马大哒:

NILI粉丝团团长憋了个大招啊!!!!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向团长道歉。我曾质疑他的权威!
但我觉得我的反向FLAG立的非常好
这条我全部收回,猕猴桃最棒棒

以后每年都要立一次

以及我还立了一个。。桃要是发大招我就画桃糖肉的FLAG

桃糖肉。嗯。。🙃

【冷战组/米露】他


你恨他
他是你的敌人,
是横在你面前那道打不穿的墙,
是你愤怒的来源,
是你噩梦中永远的象征,
你爱看他因痛苦而喊叫,
因为猜忌而恼怒,
因为反对而冷酷,
因为绝望而死去,
孤独的死去。

你爱他,
他是唯一能与你匹敌的力量,
他曾在战场上握住你的手,
曾在阿拉斯加的冰原上向你致意,
曾无数次在会议中与你争锋相对,
你恨他阻挠你,
恨他一次又一次的对抗你,
恨他升起铁幕,
恨他因为你而死去,
孤独的死去。

你们是战友,是死敌,是情人,
是永远无法停止对立的两极,
你品尝过西伯利亚冰雪的刺骨寒冷,
品尝过伏特加的热辣烧痛喉管,
品尝过他的酸涩,甜美,绝望,
你从没有恨一个人像恨他那样深切,
也从没有爱一个人像爱他那样痛苦,
他是伊利亚,是苏维埃,
是翻滚的赤焰,熄灭于冬日。

每天都在饥饿线挣扎的我……

【HPAD】Fancy


你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来得很偶然,像是一阵风稍纵即逝,难以捉摸,梦中像有一层模糊不清的薄纱笼罩,梦里的感觉熟悉的像是流淌在血液中。你总会忘了梦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会发现,每次醒来后脸上仍残留着温热的泪滴。
那么梦中有些什么呢?你忘得彻彻底底,一干二净。
五十多岁的年纪,你突然厌倦了在傲罗事务所的工作,也许是你已伤痕累累,难以再抗住外界的威压,亦或是只想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一些,于是声名显赫的傲罗司司长,打败过伏地魔的哈利波特于七月三十一日辞职了。
但是这显然不能成为你去往霍格沃茨任教的理由。
“你为什么想回霍格沃茨?”一次独处时阿不思·波特忍不住问道。
一瞬间你楞在了原地,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这个念头从何而起,就突然闯进了脑海,成为了潜意识中的选择。
“和孩子在一起相处没有和魔法部相处那么累。”你打趣道,显然的,阿不思·波特对这个答案毫不相信,但也许是为了让自己的父亲不那么困惑,只是点点头。
“波特先生,您一定会是一名尽职的好校长,”麦格教授在信中这样说,“阿不思·邓布利多将最宝贵的礼物赠给你,也希望你能将这份礼物送给你的学生们。”
你无法拒绝这份邀请,但你不愿坐进校长室,也不愿看见邓布利多的画像,你不知道为什么,正如你不知道你的梦中到底有些什么。

“我很高兴见到你。”
“但是你不会想看到这些的。”
你似乎没有理会他,大步跨向一桩房子,你知道自己从没有去过那里。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跟在了你的身后。真奇怪,只要他在你的身边,就莫名的抚平了你没来由的焦虑。
在你的记忆力,他总是会忍耐你的怒吼,你的暴躁,到最后你总是因为他的安静而冷静下来,总是会为自己任性的行为羞愧。

外界的人知道了你要担任霍格沃茨校长的消息,如你所料,那些人一个个如嗅到了鲜血的饥渴的蚊子,对你的评价,关于你的新闻铺天盖地地席卷你的生活。
你实在不太明白,你只是去做一个校长,为什么在某些人眼里仿佛就成了魔法部部长。

“你真固执,不是吗?”他没有责怪你,只是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是的。
你哑口无言,直接推开了虚掩的木门。
地上躺着一个女孩。
她很漂亮……要你说,是精灵一样的外貌。
但是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失去光泽的空洞眼眸直直望向沾满污渍的天花板,她的嘴巴却微微张开——

傻子。

她在嘲笑你

傻子。

突然他开口了:“这里和你想的不太一样,对吗?没有什么争执,没有什么激动人心,只有死寂。”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实话。
“我真的后悔当时所做的一切。”他的声音低沉,夹杂着悲伤,恼怒,愧疚。
他眼看着你就这样轻轻抱住了他,没有任何犹豫就让你这样做了。
你突然很愤怒,想朝他大吼大叫,怪他为什么就这样死去,为什么就这样离开。
你就这样死去了?
你不能死……
他在消失。
你突然反应过来,你看到他的身体逐渐透明——
“不……求求你了,留下……我……我们需要你……”你用一种近乎哀求的口吻问道。
可是他只是笑,就是那样的微笑,终于他开口“死亡是一场伟大的冒险,哈利。”

哈利波特最终还是坐进了校长室。
当你再次看见那张画像,你几乎抑制不住你的冲动。但这种冲动被你硬生生地遏制住了。
画像中的邓布利多不是真实的。
就跟梦中的一样。

“他爱你,”赫敏小声说,“我知道他爱你。”
哈利放下了手臂。
“我不知道他爱谁,赫敏,但绝不是我,他对盖勒特·格林德沃吐露的真实想

他闭上眼睛,恨自己内心深处还希望她说得是真的:邓布利多真的关心过他。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HPAD】无题

#HPAD注意避雷,戏改文









私设:哈利在出霍格沃茨寻找魂器之前已经知道了阿不福思是阿不思的弟弟,前去询问他关于他哥哥的事——只是为了寻找魂器。

“你真疯狂。”阿不福思·邓布利多把目光从他正在擦拭的酒杯上移到了我身上,那双眼睛紧紧盯着我,似乎能在我身上开个洞。
我已经开始感到不耐烦了。
“邓布利多先生,抱歉打扰你了,但是这真的很重要——”
“很重要吗?不就是我哥哥忙着让你去送死?这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他重新低下了头,冷哼了一声,这让我感到更加烦躁。
“您知道关于他留下的消息吗?任何消息都行……”
阿不福思将那个酒杯狠狠按在我面前的酒桌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小子,你凭什么认为阿不思·邓布利多会给我留下消息?你以为他真的在乎我吗?真的在乎——”他突然噤声,猛的转过身,嘴里嘟嚷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小子,什么都不知道。”
我突然想到在那个山洞,邓布利多在意识涣散时的话语。
他们兄弟俩果然因为一件事闹翻了……那是什么事?
不过无论怎么样,这件事一定成了他们的心结……但是邓布利多在乎这件事,阿不福思他不知道……
我第一次发现邓布利多的家庭关系是这样的冷漠,甚至比我和达利的关系还要恶劣,邓布利多难道就没有和他好好坐下来过吗?
显而易见的没有。
难道他有把一切都告诉你吗?他有那么信任你吗,哈利波特,这只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
闭嘴吧。我在内心对自己吼道。
“他不是这样的……他说,他很后悔。”
阿不福思摆放酒杯的动作突然停住了,然后他怒气冲冲地转过了身。
“他告诉你了吗,小子?你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他让你过来向我道歉?可笑啊!”他似乎怀着满腔的愤怒朝我骂到,似乎我就是阿不思·邓布利多本人一样。
“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他对这件事很后悔。”
“你真疯狂,”他又说了一遍,“你们都认为我哥哥是个彻头彻尾的圣人,他只要一下令,你们一个二个都争先恐后地为他去死,对吗?”
我该怎么回答,难道告诉他是的?难道告诉他,因为考虑到我,邓布利多才会喝下那些使他虚弱的魔药,最后导致了他的死亡?
“不,这是我自愿的——”
“自愿为了他口中的正义去死?”他讥讽道,“为了他口中更伟大的利益?”
“不。不是为了什么利益,我是自愿的!伏地魔杀害了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应该做这些事,邓布利多……是引领我的人,他并没有让我一定要做这些,是他给我提供了机会。”我一口气将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
他似乎被我说住了,重新以一种认真的目光审视我,却让我感到更加的紧张。
“小子,你不一样。”他喃喃道,“你和那个人不一样。”
他说的是谁,邓布利多?我已经不想再继续谈论这件事了,一点儿也不。
“邓布利多确实没有给我留下消息。”他开口,“但是也许你自己去寻找,效果更好?”
我明白了他说得确实是实话,而我竟然在这里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
“谢谢你,邓布利多先生……再见。”我逃一般走出猪头酒吧,没有再往后看一眼,像是害怕知道真相一样。
你为什么要自己骗自己呢?

老蒋的白日梦:

“你是一座墙壁。对于外敌来说,就是万里长城。你是绝不会爱上我的情人,正因为这样,我才敬慕你,现在还是这样敬慕你。”

“他们向往无限幸福的世界,由共同的可诅咒的利害结合在一起,梦想着一个简单的公理。他们巴望着男人应该爱男人这条公理,有朝一日能够推翻男人应该爱女人这条古老的公理。”

——三岛由纪夫《禁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