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守夜人

【冷战组米露】仇敌

50fo点文的产物……学生米×老师露
但是我好像偏题了……抱歉

阿尔弗雷德·F·琼斯热衷于质疑一切东西,包括他的老师。
在他第五十次打断课堂进度时,伊万·布拉金斯基老师终于没有延续他在班上一贯的好脾气,而是直接将阿尔弗雷德扔出了教室。
这不应该。阿尔弗雷德百无聊赖地站在走廊上,背靠着白色的墙壁,眼睛从走廊一端看到另一端,火警报警器引起了他一点儿兴趣,但他迫使自己放弃按住红色按钮的想法,毕竟他还不想被退学。
于是他的两只手插进了松松垮垮的裤兜里,闭上眼睛尝试让自己睡着。
不过当然是失败了。
该死的布拉金斯基。
阿尔弗雷德从看到布拉金斯基的第一眼开始就知道,他厌恶这个男人。而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布拉金斯基成功的将这厌恶加深了很多,同时也毫无保留地展示了对阿尔弗雷德的极端憎恶。
自从这名高大的俄国人成为他的老师后,他得C的次数比前两年加起来还要多,而A的次数则是少的一只手就数的过来。他甚至怀疑布拉金斯基不想让他正常毕业。而当他前去质问,对方则找各种理由拒而不见,或者和他大吵一架然后用粗暴的手段将他轰出办公室。
更可恶的是——琼斯想到这里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每当他的表兄作为监护人被叫到学校来聆听他的光荣事迹之后,他的娱乐用品就会被亚瑟打包捐赠给慈善机构,他不得不再用几个月的时间攒钱购买。
伪善者。他又想起布拉金斯基在班上的一贯作风:他总是看起来那么和蔼友善;他总是对着所有的学生微笑;他说英语永远带着俄罗斯的口音——这甚至算得上有些可爱;他长长的米色围巾一年四季都围在苍白的脖颈处,以至于班上的女生都以为这位老师惧怕寒冷,冬天时争着抢着给他送不同花色的围巾。
但是对方公式化的微笑,故作温柔的姿态总是会引起阿尔弗雷德生理上的不适,就像密集恐惧症的人看见小斑点一样的恶心。他的面具很好的在众人面前掩盖了他的狂躁暴怒的本性,而阿尔弗雷德一直乐于撕破他的伪装。
然而伊万·布拉金斯基看向他的眼神,总是掺杂着轻蔑与嘲讽,还有阿尔弗雷德无比熟悉的厌恶。
因为他看向布拉金斯基时,不也是发自内心的憎恶吗?
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今天再一次逼得人见人爱的布拉金斯基老师显露原型了,这使他无比快乐,胜过了任何一场比赛的胜利,任何一个愿望的实现,他甚至怀疑自己因此心理扭曲了——没错,在见到布拉金斯基的第一次,他的喜恶已经和对方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他想起上一次自己满腔怒火地闯进对方的办公室,掀翻了那人的桌子,而对方也毫不客气地将他狠狠按在了墙上。
“你不怕我告你体罚学生?”他虚张声势道。
伊万·布拉金斯基笑了,与他平日里假惺惺的微笑不同,这是一种无比自信的,肯定的笑容。
“如果那样,你可能只是个没断奶的家伙。”
阿尔弗雷德恨极了对方洋洋自得的模样。下一秒恨意冲破了理智,他的双手掐住了布拉金斯基常年被围巾遮掩的脖子。
他只记得对方被他推搡到地板上,在他身下不断挣扎,眼眶中甚至涌出了泪水——原来这个家伙也会流泪吗?
布拉金斯基吃力的拽住了阿尔弗雷德的衣领,缓缓拉向自己。
他们接吻了。
阿尔弗雷德至今都觉得这一切既兴奋又不可思议,他明明那么恨布拉金斯基——但为什么对方冰凉的唇贴向自己时,心脏却止不住地狂跳呢?为什么他仍然想再尝一遍这滋味呢?
阿尔弗雷德闭着眼靠在墙上,静静等待着下课铃响。

Al Pacino

拼了图之后发现色调有点问题,不过Al还是很好看

50fo点文

占tag抱歉

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有50fo的一天,感谢各位的喜欢!
可以点超蝙,冷战组米露,hpad,囧火吻,郑楚
请不要点肉
如果没人就当做我在自嗨好了

莫斯科街头的一处涂鸦,觉得很可爱就拍下来了

请时间之隙的读者们搭配这首歌,谢谢☺
不过应该算不上背景音乐

【hpad】时间之隙 part2

这是我弃了两版稿子以后的剧情发展……
虽然仍然是语句破碎逻辑混乱



时间不会背叛我们每一个人。

“你听见了雨声吗?”毫无预兆的,阅览室里响起不知何人的询问。
哈利下意识地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他面前的那本书已经在第二面停留了将近一个小时。
他的好奇心此时为他的无心阅读找了个很好的借口,于是他干脆地起身,朝书架后方走去。
“没有……阿不思,你在看什么?”
眼前的景象看起来很正常,三个青年人围坐在外形古朴雅致的木桌旁,其中有一个被唤作阿不思的青年正惊异地望向哈利,旁边坐着的棕发女孩疑惑地跟着他的视线望去,又迅速转过头看向青年。
“怎么了,阿不思?”
如果不是哈利非常清楚那里原本是一面发黑的墙壁,他也许就不会在原地目瞪口呆了。
这一切都颠覆了他的认知,他所学的知识暂时无法解答这一切的原因,再快速的工程也不可能做到在一夜之间凭空产生另一个宽阔而又装饰复古的阅览室。如果他是学物理学或神秘学也许会因此欣喜若狂吧,但他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文学专业本科生,这一切对他来说似乎太过了。
“那只不过是一面墙而已。”棕发女孩疑惑地说。
赤褐色头发的青年向哈利眨了眨眼睛,然后又望向了棕发女孩:“是的,也许吧……不过,你们真的没有听见雨声吗?”
哈利突然想起今天确实是个令人不快的阴沉雨天,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哈利仔细地打量了三人的穿着,觉得他们打扮的就像学校剧院的话剧演员一般。
他们不会真是上个世纪的人吧?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这又不是科幻小说!
哈利尝试向前一步,却被类似透明玻璃一样的东西挡住了去路。
这里应该是一面墙才对……那这是什么,显示屏?那也太大了……
“阿不思,你怎么了?今天明明是个大晴天啊!”在座的另一名青年有些不满地叫道,而那人只是笑了笑,打趣道:“也许外星人刚刚把我绑走了吧。”转而继续三人之前的话题,但是哈利明显察觉到青年时不时就朝自己所在的方向望一眼,又迅速收回目光。
哈利颤抖地从口袋掏出手机,打开照相功能,而像大多电影里发生的一样,手机屏幕上只有灰黑的墙壁。
我这是看到什么了?
“也许我疯了吧。”哈利喃喃,却发现名为阿不思的青年像是听到了他的声音一般望向了他。
他听得见我。
哈利有些恐惧地转身离开阅览室,途中没有一次回头。

“说真的,哈利,即使你描述得像纪实小说那样真实,我都没办法去验证你所说的话。”赫敏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到哈利愤怒的面容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赫敏,这是真的!”
“听着,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没有任何东西能支撑你的经历属实,你可以理解成我研究得太浅显,也许你可以找物理系的教授聊聊。”
“他们相信我的几率还不如相信恐龙没灭绝的几率大。”
“说不定恐龙真的没灭绝……你可以试试的”
“不,谢谢。”哈利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赫敏的建议。

十一点之后他躺在床上迟迟不能入睡,脑子里翻来覆去的都是白天所看见的诡异景象。
现在的他是多么希望忘却这一切啊。

第二天起床后赫敏立刻将一大堆资料书推到哈利面前,导致罗恩怀疑哈利是否要转到物理系,但被哈利立刻否决了。
“昨天为了寻找相关的例子,我看了一宿的资料,”赫敏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哈欠,“跟你情况差不多的例子有,不过基本都没下文。要么就是各科学者扯了一堆不知所云的东西就莫名其妙结束了,但你最好还是仔细看一下。”
哈利看着将近半人高的书堆,沉默地点点头。
“对了!”罗恩突然大叫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你昨天说那个青年叫做阿不思,我记得外语学院有个教授好像也叫阿不思?”

不知道如何形容。
只能赞美寂寞大大

我不会写乐评。
但我听见了宇宙

俄罗斯普通的建筑,不过我真的很喜欢这种风格……

莫斯科郊外